http://xxstudio.cn

97岁常枫:我就卖个老命,哪知道这么幸运!

97岁常枫:我就卖个老命,哪知道这么幸运!

常枫亲吻奖杯

  6月23日晚,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颁奖典礼暨闭幕式在上海大剧院举行。众多影星走上闭幕式红毯,包括外国影星“抖森”汤姆·希德勒斯顿、长泽雅美、片寄凉太、米拉·乔沃维奇,中国演员吴京、王景春、郝蕾、王大陆、张榕容、许魏洲、张子枫等。

  今年的颁奖典礼上,最佳男演员奖开出“双黄蛋”,由97岁高龄的《拂乡心》演员常枫和《梦之城堡》男主角哈穆德·贝哈德共同摘得。伊朗电影《梦之城堡》还摘得最佳导演、最佳影片两项大奖,成为当晚最大赢家。华语片《春潮》摘得最佳摄影奖。

97岁常枫:我就卖个老命,哪知道这么幸运!

《拂乡心》是秦海璐打造的“归乡三部曲”之第二部

  A

  金爵奖现场特写

  在秦海璐导演的处女作《拂乡心》中,常枫饰演漂泊异乡多年的孤寡老人蒋生。他出生于战争年代,成长在迁徙之中,回家是他如今最大的盼望。这部电影也是秦海璐继编剧和主演《到阜阳六百里》后打造的“归乡三部曲”之第二部。

  在《拂乡心》中,常枫贡献了极为细腻动人的表演。他1923年出生在哈尔滨,今年虚岁97,已经演了70多年戏。在颁奖典礼上,主持人曹可凡说,导演秦海璐告诉他,常枫老师演了几十年戏,但对每个细节还是非常较真。拍摄过程中,有一场分量最重的戏拍到了凌晨两点,但常枫拍完回到酒店后并没有立刻就寝,而是又喝了点儿小酒,因为这场戏的完成,让他如释重负。这份对表演事业的敬畏与热爱,赢得了现场热烈的掌声。曹可凡说:“在他心中,戏比天大!期盼着三年以后,常枫老师再来上海电影节,我们一起为他庆祝百岁生日!”

  获奖后,常枫捧着奖杯来到后台接受记者采访,他激动地捧着奖杯做出亲吻的动作。常枫透露,秦海璐邀请他出演《拂乡心》时,他已经20多年没出来演戏了,心里有些犹豫:“我身体不行,走路也不方便,我说那先看看剧本吧。一看,剧本我非常喜欢,角色我更加喜欢,只好‘无可奈何’地接下了:我就卖个老命、拼着命演吧!哪知道我这么幸运,在今天能拿到这个奖。”幽默又谦虚的常枫老爷子再次打动了现场媒体,热烈的掌声又一次响起。

  此前,常枫更多是在电视剧中和观众见面。在1994年马景涛版《倚天屠龙记》中,他曾饰演张三丰。在几十年的演艺生涯中,常枫获得过金马奖最佳男主角、男配角、终身成就奖,金钟奖最佳男演员奖、特别贡献奖等。

  B

  上影节行业观察

  星光熠熠,大咖云集,作为中国唯一的国际A类电影节,每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聚集了大半个中国的影视从业者,它也成为中国电影发展的晴雨表和风向标。

  6月23日,电影专资办统计的票房数据显示,2019年中国内地电影票房突破300亿元,达成这个数据所用的时间比去年晚了7天。另一组数据是:今年1月到5月,中国内地电影分账票房(不含服务费)和观影人次的同比增速均为负数,这也是自2011年来首次出现下降。

  票房收入下滑,影视项目开机数和申报数大幅减少,资本从亢奋转为低落……应当如何看待降温的电影市场?如何应对影视发展进入低谷期?这些问题,成为本届上影节的热门议题。

  资本退潮,行业洗牌

  “去年的日均票房是1.68亿元,今年却有将近40天的日票房只有三四千万元。”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在本届上海电影节金爵论坛感叹,今年的开机数和项目申报数都大幅减少,资本从亢奋转向低落。

  同样是王长田,在去年的上海电影节金爵论坛上就曾说:“未来会有几千家影视公司要倒闭。”预言正在成为现实。今年,他解释说:“去年这时候,行业变化已经出现了预兆,我只是做了个判断。没想到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,寒冬一直在加剧。”目前大约有2万家影视公司,在王长田看来,几千家影视公司倒闭是正常的市场反馈:“有些公司刚成立,就关门了。”不过,他预计寒冬不会持续太久,大约在明年下半年会有所改善。

  在博纳影业总裁于冬看来,目前电影行业正处于洗牌期,虽然寒流仍然会持续一段时间,但中国电影的发展步伐不会停滞。于冬认为,越是经济不好的时候,电影反而成为人们的精神慰藉:“美国好莱坞的崛起就是在经济大萧条之后。”

  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认为,中国电影市场如今出现的问题,是前几年过度资本化的结果。上海电影集团董事长任仲伦则表示:“中国电影处在健康的发展当中,我们不要急于在哪个时间点超过美国,更要思考怎么在中国市场上形成自己的打法、风格和道路。”

97岁常枫:我就卖个老命,哪知道这么幸运!

博纳影业将推出“中国骄傲三部曲”

  聚焦现实,拥抱主流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