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xxstudio.cn

做独一无二的自己 颜宁西湖大学问答全记录

她的履历无需赘述,可我们还是忍不住再唠叨一次:

 

未满30岁从普林斯顿博士毕业回到清华任教,成为“清华最年轻教授”;

 

2017年成为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首位雪莉·蒂尔曼终身讲席教授;

 

2019年在睡梦中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……

 

6月20日,一身宝蓝色长裙的颜宁走进西湖大学云栖校区5号楼301。这是她早就计划好的行程,专程来和生命科学学院的青年PI们“聊聊天”。

 

聊什么?聊学生、聊经费、聊科研方向、聊实验室恋情,啥都行!这个率真的女子有问必答,妙语连珠,毫无保留地献出自己在科研上“打怪升级”的全部经验,也让我们再次强烈感受到她的人生信条:遵从内心,做独一无二的自己!

 

关于“青椒”的成长之路

 

5209B

 

 

 

问:刚组建实验室时,应该避免走哪些弯路?

 

颜宁:记得当时我回清华建实验室经历了“豪气万丈”“怒气冲天”“心平气和”几个阶段。从博士后变成PI,又是回母校,是事业的真正开始,无数的idea在脑中,豪气万丈,磨拳霍霍,恨不得一天一个样地出成绩。

 

理想是美好的,现实却总要给你捣捣乱。一间空荡荡的屋子,连bench都没有,再加几个连PCR都不明白的小朋友,回国前流畅的实验节奏被完全打乱,有力气没处使的感觉让我每天都在抓狂中。印象中,回清华的第一年是我人生中最暴躁的一年。

 

后来,差不多半年过去了,实验室该买的仪器有了,该建的冷室能制冷了,学生该犯的错误也都犯的七七八八了,E.coli 每天该染的phage也都染过了。不知从哪一天开始,实验进展变得每天都看得见了!于是,终于进入了心平气和的阶段。

 

所以,想预警一下新建实验室的同事们:如果你觉得很烦闷,压力很大,千万不要因此有了次生压力。这个经历想必很多初建实验室的人都会有,但少则几个月,多则半年一年总会过去

 

问:对于备课、上课,你是什么样的心态?

 

颜宁:狠狠地抱怨,然后认真地备课,上完课后再感叹一句“真好玩啊”。记得我之前在清华讲生化课,我生化其实是很厉害的,印象里似乎是拿到过94分、96分的成绩,但在讲课的时候,我竟然发现自己在很多地方并没有真正明白。因为作为教师讲课和学生听课是完全不一样的,讲课要有逻辑,要讲清楚前因后果,1个小时的课,我经常要花费1天去备课。

 

但我很喜欢讲课,这是一个很愉悦的过程,我自己也受益很多。在清华的时候,我曾经一周讲过7个小时的课,这其实对口才和体力都是很好的锻炼。我现在讲起来科学史,能够做到引经据典、旁征博引,但又有意识控制时间,这都得益于之前上课的积累。

 

问:开会很耗时间,对年轻PI来说,去还是不去?

 

颜宁:作为年轻PI,你一定要去参加学术会议。我从回国第一天,我的目标就是国际的标准,科学家要在国际舞台上比拼。在学术界,你不能让别人觉得你是一个很没有存在感的人,不能是“小透明”。通过学术会议,你可以让别人看到你的脸,让别人知道你的存在、了解你的研究,你也可以借此把自己的学术圈扩大,还能去了解学术前沿进展。科学家切忌偏居一隅。

 

问:西湖大学是一所崭新的学校,PI是否需要经常参与到学校和学院的发展,该如何分配时间?

 

颜宁:我分享一下当年我是怎么做的,我是一个非常闲云野鹤的人,我很不愿意做行政,但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承担一点public service。我的建议是对于新PI,最初三年一般是有豁免权的,一定要充分利用这几年,打好稳固的实验室基础。我是在2010年才开始承担研究生培养这一公共服务的,做下来还是很有意思的,毕竟你可以完全按照你的想法去搭建构架和建立规则,这对你也是一种训练。当然,研究生培养也是我的兴趣所在。尽管如此,5年以后,我觉得公共服务挺对得起学校和大家了,就辞去相关职务了。

 

问:面对太多的邮件和信息应该如何处理?如何拒绝别人的一些邀请?

 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